设计

设计

YUUE:探索者

文_TEXT_OPAL 图_PHOTO_ YUUE

YUUE DESIGN是一个年轻的产品设计工作室,成立于德国柏林。作为一个活跃于国际舞台的新锐设计团队,YUUE DESIGN为国内外品牌公司提供灯具、家具、各种生活用品以及电子设备的创新设计服务。同时,工作室致力于探索设计与艺术的界限,长期开展概念性的设计项目。

相信每一个看到YUUE惊叹于两位年轻设计师的创造力,我们习惯于“于无声处听惊雷”,YUUE的作品也总是以一种简约的外观和深邃的内涵夺走众人的眼球。在去年的“设计上海”中陶海悦和翁昕煜推出了一款名为“时间杀手(TIME KILLER)”的时钟,奇妙的想法惊艳了一众观者。“时间杀手”源自产品概念系列“GOOD MEDICINE TASTESBITTER(良药苦口)”,“时间杀手”可以说是一件试图自杀的悲剧的钟。如果没有人在场它就会用锯子切割自己的身体,如果有人出现它就静止佯装无事。时间流逝,终有一天它会一分为二,这一怪诞的场景留给人们无限遐想。这一创意源自设计师对于时间和生命的个人体悟,通过木材、金属与塑料间的材质结合,“‘时间杀手’试图把时间的无情流逝通过物理的方式来表现出来。锯子切割木材的样子象征着终结,在观众心中产生共鸣”。

YUUE将生活情景代入设计之中,在使用过程中潜移默化地改变着我们的生活方式。2015年法兰克福AMBIENTE期间获得“TREND TOUR最受欢迎产品奖”的“平衡灯(BALANCE)”就是这样的一件作品,试图提示我们找回内心的平衡。“平衡灯(BALANCE)”的灵感来自于天平和跷跷板,当用户把手机放入灯杆尾短的槽里时,重力把灯头翘起灯泡将自动点亮,而当灯头低沉的时候灯泡就会熄灭。这个时候用户就要面对一个抉择,是要专心工作不受手机的干扰,还是因为忍不住玩手机而没有灯光。巧妙的设计将我们每个人工作和学习时的不良习惯暴露无遗,手机的取舍不仅决定着开灯还是关灯,更关乎我们是否能够全身心地投入工作。

今年推出的“平衡灯2(BALANCER)”,是前代产品的升级版。灯具采用了简洁但优雅的机械结构,让用户可以自由调节灯光的位置和方向。将灯罩和灯泡融为一体,剔除了不必要的装饰令机械结构清晰可见,能让用户更加本能地学会如何使用。操作方法非常简单,用户只需逆时针旋转灯杆上的大旋钮,然后上下移动,找到最佳位置后顺时针旋转固定即可。

YUUE试图打破设计与艺术的界限,并向人们展示结构和功能探索的新视野,对此设计师本人解释说:“设计不等于艺术,但有很多相同的特征和一些相互抵触的思考方式。界限就是我们需要探索和拓展的地方,我们尝试着互换思维,反推、反思、实验来进行工作”。

 

《设计》对话Yuue

 

《设计》:请介绍一下两位设计师的艺术经历和学习经历。

Yuue:翁昕煜毕业于德国魏玛包豪斯大学产品设计专业,陶海悦毕业于德国魏玛包豪斯大学公共艺术专业。我们在学校认识,一起参与了一些项目,然后决定一起创办设计工作室。

《设计》:请介绍一下Yuue Design的名称含义,以及工作室的创立过程。

Yuue:YUUE是“YU+YUE”。 2015初,我们带着毕业作品《良药苦口》系列概念性作品参加了“科隆家具展”以及“法兰克福设计展”。在获得好评的同时我们也在思考未来的职业生涯,在为别人打工和为自己打工之间,我们发现后者可以更好地去实现自己的想法。于是,我们在20153月参加“设计上海”前组建了工作室。

《设计》:Yuue创立于德国,德国风格是否影响了你们的设计理念?

Yuue:我们希望汲取各方所长,德国人工作耐心仔细,注重设计的实用性和功能性,这是我们也非常认同的理念。

《设计》:哪些艺术家、艺术作品或美学观念影响了你们的创作风格?

Yuue:可以说每个时期的设计流派和现代艺术运动都给会给我们不同的给养,无论是未来风格、达达主义、包豪斯学派、ART DECO(装饰主义)、极简主义、波普运动和近期一直被提及的孟菲斯风格的回潮,它们是时代美学和审美需求变化后的产物,也都是特定时代在设计艺术、科技、文学等领域中各种思潮碰撞后形成的。我们不会抽离的看待某一种风格,而是宏观地看待整个时代。伊姆斯夫妇一直是我们非常欣赏的设计大师。

《设计》:Yuue所奉行的设计美学是什么?力图为使用者打造怎样的产品?

Yuue:“LESS IS MORE”(少即是多),“EIN FACH IS NICHT EIN FACH”都是我们做选择时脑海中常会出现的设计原则,我们力求在每一个设计点上寻求“REASONABLE”(合理性),不做“无道理”的添加。我们是在不断的做减法,雕刻出最为有力、闪光并且历久弥新的设计作品。

《设计》:你们是如何给Yuue定位的?

Yuue :Y U U E 的设计应该是归类于CONTEMPORARY DESIGN(当代设计),像是前瞻性设计、情感交互设计、跨学科设计等都是我们研究和探索的方向。

《设计》:“小明”和yuue design是怎样的关系?“小明”的创立初衷是什么?

Yuue:“小明THE MAGAZINE”是工作室旗下正在运行的艺术设计类独立电子刊物,我们以柏林为圆心向外辐射,建立起我们与欧洲设计师艺术家的人际网络,我们在杂志的内容中介绍与这些创意访谈,关于他们的创作及生活方式。而“小明THE SHOP”则是一家欧洲先锋设计品集成店,是我们将在欧洲获取到的资源衍生出来的子品牌,一种新的尝试。

《设计》:在以往的采访中有关于Yuue“致力于探索设计与艺术的界限”的描述,我们应该如何理解这种“界限”?这种界限是否可以通过某种方式加以消解?

Yuue:设计不等于艺术,但有很多相同的特征和一些相互抵触的思考方式。界限就是我们需要探索和拓展的地方,我们尝试着互换思维,反推、反思、实验来进行工作。边界是不可消解的,因为是完全不同的领域,但不代表我们不能在边界上作一些有趣的事情。

《设计》:目前而言,个人最偏爱的作品是哪一件?原因是什么?

Yuue:很难说,我们对每件作品都倾注了很多的心血,就像一群孩子,我们看着他们长大,每个都有自己的性格。

《设计》:yuue的灯具作品中不乏充满趣味性的设计,如Balance、Shadow Play,希望借助产品向使用者传递怎样的信息?

Yuue:BALANCE试图提示用户工作时放下手机专注工作。SHADOW PLAY则是试图将静态的灯具动态话,让人思考人与家居之间的关系。

《设计》:Balancer作为一款升级产品,与前代设计在造型何材质上有很大的区别,请介绍一下这些区别及设计初衷。

Yuue:完成BALANCE后,我们想要在保留这个平衡结构的基础上,设计一款落地灯。于是我们根据产品的属性选择了金属和石材,中文名叫平衡灯2,刚好叫做BALANC“ER”。

《设计》:为什么说“时间杀手”是一件“试图自杀的悲剧的钟”?

Yuue:“时间杀手”试图把时间的无情流逝,通过物理的方式来表现出来。锯子切割木材的样子象征着终结,在观众心中产生共鸣。

《设计》:在你们的作品所使用的材料非常多样,如何理解这些材质自身的特性?有无特别偏爱的材质,原因是什么?

Yuue:材质的使用必须“有道理”。要考虑生产工艺、材料成本、重量、温度、手感等等。在设计过程中,我们往往反复试验各种材料,找到最适合产品属性的材料。比如ONE PIECE桌面系统,我们一开始考虑使用大理石,但是打样就遇到了困难,于是我们又考虑水泥、树脂、塑料。最后我们决定使用木材,是因为它自然亲切,有天生的温度,柏林有很好的数控工厂,生产出来效果非常好。

《设计》:最近中国国内热衷于探讨“工匠精神”,你们是怎么理解“工匠精神”的?

Yuue:首先我们很欣喜的看到工艺回潮,也看到“工匠精神”被标榜出来,认真做事——这无疑是一种值得推崇的工作方式,只是在社会歪曲的价值观下,认真和专注竟然变得这么难能可贵。而被重提的“工匠精神”变为商家作秀时的标签则“糟蹋”了真正的传统工艺,那么我想是时候需要浇一浇冷水了。

《设计》:Yuue对于工艺有着怎样的标准?或者说你们认为怎样的作品才能被称为好的作品?

Yuue:值得信赖或者创新的功能,人性化的细节处理,打动人心。想到ALAIN DE BOTTON(阿兰·德波顿)在《幸福的建筑》提到:当我们称赞一把椅子或者一幢建筑“美”时,其实我们是在说我们喜欢这把椅子或者这撞房子向我们暗示出来的生活方式。它具有一种我们喜欢的“性情“。假如它变成一个人,那么也正是我们喜欢的人。

《设计》:你们怎么看待“设计塑造生活”这一问题,认为设计可以如何影响和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

Yuue:我们现在生活的周围,都是设计的产物。城市规划、建筑、空间,你正在使用的电脑、杯子、铅笔,这些都是设计,谈设计对生活方式的影响我想是一个太过庞杂的问题。我们的生活方式更多的是“被影响”、“被设计”,你能主动选择的机会并不多。设计师的工作也只是这浩瀚宇宙中的一小粒尘土。

《设计》:生活中的哪些事物最能激发你们的创作灵感?平时有哪些爱好?

Yuue:我们都是生命的体验者,创作的灵感就源于这种体验。我们喜欢当代艺术,喜欢实验音乐。喜欢大自然,对不了解的事物都充满好奇心。喜欢交朋友和聚会。

《设计》:Yuue未来有怎样的创作计划和发展规划?

Yuue:我们会延续我们设计方向,继续的进行创作和探索。

PREV

Rum

NEXT

onOffice